互联网公司不敢赚钱 阿里腾讯10年来净利润首亏

发布时间:2021-11-19 20:54 来源:AI财经社 原文链接:点击获取

撰文 / AI财经社 何畅

编辑 / 董雨晴 游勇

腾讯阿里十年来首度亏损

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,增长都是互联网公司财报一贯的主题。然而,在这一季度,情况发生了变化。

无论是阿里巴巴、京东,还是腾讯、百度,其财报都释放出这样一个信号——巨头也没过去那么能赚钱了。腾讯和阿里,这两家国内最大的互联网巨头Q3季度的财报营收都创下历史新高,然而这两家企业都在今年出现了亏损,这也是近10年来的首次亏损记录。

而除了腾讯阿里,网络上突然流传出一份字节跳动的内部会议内容,称字节跳动的收入增长也停止了。这还是字节跳动自2013年开拓商业化以来的首次。

风光的互联网企业都一改之前的高调作风,更多在“塑造”不赚钱或者亏损的形象。

具体来看,11月18日,阿里和京东先后发布2021年Q3(阿里巴巴为2022财年第二季度)财报。报告期内,阿里营收为2006.9亿元,同比增长29%,但若不考虑合并高鑫零售带来的影响,增速仅为16%;非公认会计准则下,净利润为285.24亿元,同比下降39%。

京东的境况看起来要好一些,其营收为2187亿元,同比增长25.5%,与上一季度基本持平。营收尚可,利润不佳——本季度京东由盈转亏,归属于普通股股东的净亏损为28亿元。当然,如果按照非公认会计准则计算,其净利润为50亿元,同比依然下降了11%。

阿里巴巴将净利润的下滑归因于两点,一是对关键策略领域投入的增加,财报中提到,本季度其对淘宝特价版、本地生活服务、社区商业平台及 Lazada的投入同比增加 125.75亿元;二是推出了一系列支持商家的举措,以降低后者的经营成本。

与此同时,随着竞争进入存量阶段,市场也已经不再是当年的市场,有越来越多的对手试图抢食电商这块蛋糕,这无疑对阿里巴巴造成了冲击。本季度天猫实物GMV增速已降至个位数,而代表佣金及广告收入的客户管理营收增速仅为3%。

主营业务低迷时,更要加注未来。和阿里巴巴类似,京东同样在加大对物流和新业务的投入——这也在一定程度上拉低了其整体利润率。本季度,京东物流亏损为7.2亿元,包括社区团购等在内的新业务亏损20.73亿元。另一方面,投资损益与因上市公司股权投资股价下降带来的公允价值变动,也被认为拖了京东的后退,两项损失共计50亿元。

不只是京东,百度也是中概股震荡的“苦主”。本季度百度营收319亿元,同比增长13%;净亏损为166亿元,非公认会计准则下净利润为50.9亿元,同比下滑27%。其中,有189亿元恰是公允价值变动造成的投资亏损。

作为百度目前的主要营收来源,广告业务的增速也因监管等不确定因素出现放缓。尽管本季度百度广告营收为195亿元,同比增长6%,但在今年前两个季度,这个数字分别为27%和18%。

这并不是孤例。腾讯第三季度财报显示,本季度网络广告业务收入同比增长5%至225亿元,但环比下降了1%。而根据多家媒体报道,字节跳动在商业化产品部全员大会上披露,其国内广告营收过去半年已停止增长,或意味着其营收增长全面放缓。报道援引知情人士透露,被外界视为“印钞机”的抖音陷入营收增长瓶颈,另一内容核心产品今日头条甚至处于亏损边缘。

但“不那么赚钱”未必就是一件坏事。以腾讯为例,本季度其营收为1423亿元,同比增长13%;净利润为395.1亿元,同比增长3%;非公认会计准则下净利润达317.51亿元,同比下降2%,为近十年来首次。

制图/AI财经社

对腾讯来说,作为其核心业务的游戏依然保持了增长,国内与国际市场的营收总和为449亿元,占总营收的三成——这个比例相对稳定,稍有下降。不同的是,未成年人在本土游戏时长和流水方面的占比均出现显著下降,分别为0.7%和1.1%,去年这两个数字分别为6.4%和4.8%。由此可见,游戏虽然短期承压,但防沉迷也初见成效,这自然是腾讯喜闻乐见的。

更为重要的是,在这一时期,腾讯的研发与薪酬成本大大增加。财报显示,其一般及行政开支为238.62亿元,同比增长38.82%,这主要是由于研发开支和雇员成本的提升——本季度腾讯研发开支为137.3亿元;总薪酬成本为259.63亿元,去年同期为177.03亿元。当然,薪酬成本提高的一个很重要原因是员工规模迅速扩大,从2020年的8.5万人增长到今年超10万人。

当下,互联网巨头不再“展露锋芒”,净利润的下滑仿佛只是一件平常事,他们拿出了更多的“平常心”,押注未来趋势、提高员工福利、关心社会公益……力求撕掉自己“善于赚钱”的标签,这其中固然有竞争环境的影响,但其心态也在发生变化,“快”不再是唯一的主题,高质量发展才是新的关键。

互联网的美好时光

今年以前,互联网公司的赚钱能力完全不用质疑。这里又以腾讯和阿里最为典型,前者的主要收入很长一段时间都来自现金流最强悍的游戏业务,后者的主营业务来自于做平台的电商。

以2018年Q3季度为例,阿里巴巴光是电商业务一天的利润就高达3.3亿元,赚钱能力比肩中国移动。当时阿里巴巴CEO张勇还意气风发地说:“阿里巴巴集团又收获了一个卓越的季度及财年,这得益于核心电商业务的强劲增长,以及过去数年对具有长远增长潜力的项目所做的投资。”

而腾讯尽管遭遇了游戏备案政策调整,很多热门游戏都没有拿到相关部门的版号,对整个游戏行业打击不小。但即便如此,腾讯的游戏业务同比依然有小幅度上涨。当年,腾讯游戏收入突破1000亿元,占腾讯总营收33%。而之前传播最广的一个事情是,《王者荣耀》卖一天皮肤的收入就高达1.5亿元。

如果横向对比,观感会更加鲜明。2019年,《财富》世界500强榜单做了一个很有意思的数据对比。华为在前一年的收入超过1000亿美元,超过了阿里巴巴和腾讯的总和。然而在赚钱能力方面,华为的利润率却不及腾讯一半。

另一方面,腾讯这一年的员工只有6万多人,而华为在全球超过了18万人,这一切的背后是科技制造业与互联网在赚钱能力上的巨大差距。这也是为何很多互联网公司能在资本市场享受上百倍估值的原因,美团和B站甚至长期处于亏损状态,依然不妨碍股民对这些公司的追捧。

正因为赚钱,在过去多年,资本一直在疯狂追捧互联网行业。投中研究院公布的数据,2018年国内互联网的融资总额达到936亿美元,投融资案例达到1085起。从社交到电商,从本地生活到网约车,从在线教育到互联网金融,凡是与互联网相关的行业,都享受着高估值。

除了资本,人才也在疯狂涌入。因为互联网公司优秀的赚钱能力,带来的是员工高福利。腾讯员工在2020年人均年薪达到81万元,在国内互联网行业傲视群雄。腾讯最大股东南非报业在20年时间,靠着腾讯这一单买卖,获得了超过7500倍的回报。

而阿里巴巴在2014年赴美上市时,不仅将马云抬上了中国首富的宝座上,合伙人和早期员工都获得了数以亿计的巨额财富。除此之外,阿里巴巴还诞生了上千位千万富翁。这种财富盛宴一度蔓延到了杭州的房地产市场,阿里巴巴凭借一己之力带动了周边房价的疯涨。

当年正好赶上了阿里总部搬迁至西溪园区,也带动了总部周边豪宅的销售。至今,阿里巴巴周边的房价在杭州都算是高地。

而去年爆发的新冠疫情也在利好以互联网为代表的虚拟经济,促使互联网公司的市值走向新高。

腾讯在2020年交出了一份史上最好财报,尤其是在第三季度,其游戏业务收入首次突破了400亿元,创下历史新高。在2020年前三个季度中,其游戏业务始终保持着30%以上的增速。

转年来到2021年的2月,腾讯的股价达到历史巅峰的760港元/股,短短两个月的时间,涨幅达到40%。美团的股价也在这时期突破了460港元/股,涨幅更是超过了60%。

同样据2021财年阿里财报,其全年营收达到了7172.89亿元,较去年同期上涨了40%。尤其是在第四季度,如果剔除掉国家监管总局依据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垄断法》对阿里巴巴处以的182.28亿元罚款,其在当季度的净利润应为105.65亿元,同比增长48%。

换句话说,这些虚拟经济以摧枯拉朽之势,抢占了过多的社会资源,以至于形成了某种特别的虹吸效应。

该换挡了

金融界的人往往容易健忘,但提及发生在上世纪末的全球互联网泡沫危机,却令许多人难以忘怀。

那还是第一次计算机革命时代,所有与互联网相关的事物飞速成长,围绕互联网以Facebook、Google为代表的社交网络、电子商务等新兴业务引发了投资者的无限遐想。年轻人编织梦想,风险投资者付诸金钱,他们一拍即合,颠覆了许多传统业态,并最终在纳斯达克完成了大集合。

纳斯达克的互联网概念股引发了更大一轮疯狂,千亿美金涌入股市抢购当时仅有的数十只股票。而在此期间,作为新经济晴雨表的纳斯达克指数从1500点直冲5000点,创下历史纪录。

一本万利的思想在这里酝酿,凭借“新经济”这个不灭神话,烧钱之风也在这个行业蔓延。

许多公司内部开销大手大脚,为员工开疆辟土提供各种预算上的便利。并承诺期权以员工,以至于许多人坐等公司IPO,随即做起一夜暴富的梦。

但后来发生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,由于当时投资金额远超过当时互联网所能实现的盈利水平,最终泡沫戳破,纳指大幅下挫,犹如坠入了悬崖,灾难在整个互联网行业一触即发。

当时一家对冲基金在《巴伦周刊》上发表了一篇文章称,它调研了207家互联网公司,预估51家网络公司面临现金流枯竭的问题,以当时的烧钱程度看,几乎所有公司都撑不过12个月。

后来在这一轮周期变化中,人们也总结道,泡沫的出现也的确有基本面的支撑,比如飞速发展的经济、互联网的普及以及外部政策的支持,从长期逻辑看,其也没有绝对的错误,只是发展得过于迅猛与野蛮。

回到今天的现实中,中文互联网世界也似乎正在穿越新一轮周期,迎来新的换挡。

过去几年间,互联网的高速增长从巨头们的财报中可见一斑。珠玉在前,与这些收入趋于稳定,且利润不断增长的巨头相比,一些同样受益于虚拟经济爆发的企业,不惜也要用高投入的烧钱换增长,试图搭上互联网这趟高速行驶的列车。比如短视频和直播经济的最佳代表,字节跳动和快手。

据此前披露的信息,字节跳动2016年至2019年的目标收入,分别为60亿元、150亿元、500亿元和1400亿元。2020年,其披露的实际收入为2366亿元,同比增长111%,但同时2020年经营亏损达到了147亿元。收入大幅增长,净利润却表现不佳。

同样的,在2021年登陆资本市场的快手,披露的2020年营收为587.76亿元,经调整后的净亏损也达了79.48亿元。

虚拟经济与资本本不该获得无序扩张,烧钱更加不是长久之计,随着互联网明显出现换挡迹象,前述这些高投入换增长的公司也明显放慢了脚步。

据字节跳动商业化全员大会的消息称,面对字节跳动过去半年国内广告收入停止增长的问题,字节跳动内部正在进行组织和战略复盘,认为确实存在业务和组织臃肿问题,强调业务创新和提升管理,淡化短期目标,争取长期突破。

不久前,快手科技董事长宿华也在公开演讲中表示,互联网作为重要助推器,对于经济社会发展发挥了巨大作用。短视频直播平台,正在与实体经济、各行各业深度融合,既提高了网络公共文化服务供给的普惠性和便捷性,也催生出新业态、新模式,促进传统行业转型升级,迸发出更大的经济潜能与社会价值。

而以阿里和腾讯为代表的企业,也越来越多地将精力放在了“投入”上。

据腾讯2021年Q3财报显示,其净利润的下降体现在腾讯在持续加大对实体产业的服务和融入,持续加大对新基建和研发领域的投入。财报显示,今年三季度腾讯研发产生的开支达到137.3亿元,创出今年单季度新高;今年腾讯前三个季度累计研发投入达到378.59亿元,同比大增36%。

腾讯集团CEO马化腾也表示,“腾讯也将积极拥抱监管,投入产业数字化、前沿科技和共同富裕,探索新的增长趋势。”

阿里也在这一季财报中提及了对实体经济的扶持,比如在总收入中,由阿里云和菜鸟构成的企业数字化及服务板块收入已经在截至9月30日止的6个月同比增长32%,贡献了超过575亿元的收入,数字服务开始向实体经济领域延伸。

无一例外的,互联网巨头们正在加大对硬科技、实体经济的投入,由虚转实,而紧随其后的互联网新贵们,则放慢了烧钱的脚步,不再用投入换增长,而是探讨更多与实体经济的结合点。

一定程度上看,互联网世界的泡沫,正在以另一种更加温和的方式破碎。

但这并不能说明互联网的全面溃败,相反,一些新的秩序正在建立。告别高增长,全面提升效率,拒绝烧钱和无序扩张,一个新的互联网世界恐怕就快到来了。

本文由《财经天下》周刊旗下账号AI财经社原创出品,未经许可,任何渠道、平台请勿转载。违者必究。

特别声明:以上内容(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)为自媒体平台“网易号”用户上传并发布,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。

[作者:佚名]